追蹤
阿迪斯阿貝巴の部屋
關於部落格
是否大家都是追逐著自己心中的那個幻影
才能更有勇氣的繼續走下去
  • 174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問情系列-方家兄妹之方欣欣

方欣欣滿意地搖動她手中的摺扇,一派瀟灑。她因先前被方醒人教導一番後,逼不得已當了幾天的大家閨秀。然她抓緊方醒人因要務而出遠地時,偷溜出來玩。

 

 

 

「嘿!巧兒,咱們到了。」方欣欣回頭對身後人露出燦爛笑容。

 

 

 

「到了?小姐,這..這裡你應該不會要在這過夜吧?」巧兒吃驚萬分,不敢相信,話雖如此,依她 家小姐的個性,卻是極有可能。但為了讓自己心安點,還是問道。

 

 

 

方欣欣笑笑,比之前的更為燦爛。不多說一句,轉身踏入進門去。

 

 

 

踏入正門高掛木匾,斗大方正的字,『閲花樓』

 

 

 

 

 

 

「小姐,你怎麼可以進來這種不潔之地,要是被少爺知曉」奴婢巧兒於方欣欣身後驚慌不已,最後止於她主人手中的摺扇。

 

 

 

「耶~公子,新面孔喲!你第一次來閱花樓對吧!需要嬤嬤我替你介紹姑娘嗎?不管你要美的、俏的、媚的、艷的、稚的、嫩的,亦或是技巧一流的,咱們這裏應有盡有, 任君挑選, 包君滿意。」才一閉嘴,閲花樓的老鴇便立刻迎上前來,且不斷地向方欣欣全身上下瞧了一遍又一遍,笑容越來越開懷,招呼越來越熱情,只差沒趴在她身上。

 

 

 

「那煩你幫我找間頂上的房間可好,至於姑娘嘛等我自個挑選可行?嬤嬤。」男裝的方欣欣扮相不差,向老鴇投個微笑,重要的是,伸手遞給她一枚亮晃晃的金寶。

 

 

 

老鴇笑到合不攏嘴,讓方欣欣一度懷疑她是不是下巴脫臼。結論是錯的,因為老鴇還記得派個人,帶領她們去房間。

 

 

 

倆人被引領著。主僕一前一後,前者看似輕鬆,有如常來的人一般;後者卻是跟她有極大的反差。

 

 

 

方欣欣笑容掛在嘴角,她覺得今天的巧兒比她還要沒有膽量。平常她可是比自己大膽好幾倍呢!

 

 

 

「公子,已經到你的房間了。」男丁恭敬卻不失冷漠地道。「這房名為賞月房。」

 

 

 

「賞月房?這房還有名字阿?」方欣欣抬頭仔細打量這房門口,想從這看可否知道裡面的端倪。

 

 

 

男子賊賊的輕笑幾聲道:「這就是咱們閱花樓著名之處,每間房個個特色不同,因而命了不一樣的名字。最大的是鴻房,最小的是渺間,最好玩的是樂趣房等。至於公子今晚住的賞月房嘛!這就要讓公子自己親眼瞧瞧啦!」

 

 

 

故弄玄虛,吊人胃口的傢伙們,可惡死了。

 

 

 

「當然,當然。來,小兄弟你辛苦了,這給你喝個涼水吧。」方欣欣出手大方,隨手給銀兩,打發了事。

 

 

 

男子笑的極為諂媚,這又讓方欣欣懷疑這家閱花樓裡的人,是不是得了什麼隱疾之類。要不怎麼給個銀兩,那嘴巴就彷彿快裂了似的。好險,他們總是在自己差點憋不住前,離開消失掉。

 

 

 

「小姐,你真的今晚要住在這裡?太危險了,到處是流著口水的狼耶!」見人遠去,巧兒再度開口問道。滿是驚惶,方才來的一路上,看見那些狼人,不僅眼神不純,手腳不乾淨對青樓女子上下其手。要是她 家 小姐有個萬一,想她的小命也應該沒了吧!

 

 

 

方欣欣極為不耐煩的覷了巧兒一眼。「巧兒,你看看,我現在可是男人,那些狼人是不會對男人有興趣的。」真的很囉唆。

 

 

 

「可是我」

 

 

 

「別可是了,你先進去,我待會要回來沐浴,你進去先準備。」方欣欣不容巧兒說完,就把她推入進房。闔上門,輕嘆一口氣。下次再也不帶她換可妃,免得掃自己的樂趣。

 

 

 

她搖動手中的扇子,穿梭在閱花樓的各樓層。她來可不因為好玩,更是好奇。好奇為什麼只有男人可以進來,而且又為什麼男人愛來。

 

 

 

方欣欣悠閒的走著,有時聽到房內熱鬧的喧嘩聲;有時卻又靜的可以,但絕大多數都是女子傳來似貓叫的嬌喘聲、呻吟聲,男子淫穢的笑聲或是男女交談聲。

 

 

 

「啊!-好疼!討厭老爺,你弄痛人家我了。

 

 

 

疼!為什麼會疼?但她的聲音聽起來比較像興奮阿!

 

 

 

「嘿!嘿!怎樣我的床上功夫不錯吧!比你遇過其他人還要好吧?

 

 

 

方欣欣掩住笑聲。她實在沒想到男人竟然會在意這種事,不過她也不知這事有什麼好在意的。

 

 

 

「呼-呼-呼-呼-俊郎-呼-你-你好厲害-呼-已經是第十次了吧-呼

 

 

 

十次!才十次會很強嗎?不過這位姑娘聲音怎麼會如此,不曉得她是不是生病了?真可憐,都生病了還要來接待客人。

 

 

 

「哦!-孔爺,哦!-你溫柔點可以嗎?人家我可不是像鈴姐姐或蘭姐姐那樣,第一次就接受你的厲害阿。

 

 

 

這孔爺真是過份,他到底換幾位姑娘阿?他不知道生意很難做嗎?

 

 

 

方欣欣遊走著。起初她不了解,為什麼這裡的女子行為動作是如此的大膽開放;最後她了解為什麼此處是女人止步之地。

 

 

 

說真的,男人固然可惡既可恨,但女人也同樣的可笑又可悲。方欣欣並不同情任何一方,也不厭惡。因為那是他們所選擇的方式,選擇在這現實金錢人生中生存的方式。一個賣買商品的商人,一個買賣物品的客人。

 

 

 

「什麼?老子我今天就要她,非她不可。」低沉沙啞的咆嘯聲,引起全樓人的注意,當然包括方欣欣。

 

 

 

「祝老大,別為難嬤嬤我阿!靈兒她是賣藝不賣身,你大爺明明知道的。行行好,嬤嬤我替你找別位姑娘可好。」

 

 

 

「老子我偏不,我今晚就是要她。走!」醉漢粗魯地拉起女子的手,強行拉走女子。嬤嬤眾人雖極力阻止,但仍然對男人強悍的作風無可奈何。

 

 

 

哪來的野蠻無理之徒,要是有這種客人,哥哥他一定二話不說的趕人出去,哪還容的在店內撒野。「這位大爺請留步。」

 

 

 

眼看兩人即將離開大廳,方欣欣不知不覺卻適時的的脫口而出。所有人目光全望向聲音來源。

 

 

 

「這位大爺請留步。」既然說都說了,鼓起勇氣走近兩人。「大爺你要走之前請先把這位姑娘留下來。」笑道。

 

 

 

「你憑什麼要求老子我這麼做?」怒視。

 

 

 

「憑一個『理』字,人家嬤嬤說這位姑娘賣藝不賣身,不是嗎?」笑容仍在,但口氣及眼神中帶著一份篤定。

 

 

 

醉漢臉湊近方欣欣的臉,雙眼微瞇打算把他看的仔細,最後,仰天大笑。「小兄弟,以為我不知你在打什麼主意嗎!想來個英雄救美,好讓這女人以身相許。我勸你別逞英雄,看你一臉白嫩嫩的肌膚,去做個女人還差不多。」

 

 

 

噁!滿口,不,全身酒臭味,真想吐。而且,我本來就是個女人,這人果然醉的不輕,我還以為會被他看穿,嚇我一跳。

 

 

 

「大爺,我想你是誤會了,在下絕非強人所難之類的鼠輩,也不是會欺負弱小的無恥之徒,更不可能如你所說的逞英雄之氣。」既然他喝醉外加對自己也態度不佳,方欣欣又何必給他台階下呢!

 

 

 

醉漢不語,緊盯著方欣欣,瞪大眼睛以被烈酒薰紅的臉變的更是深紅。他知曉,方才那段話是暗喻他是鼠輩,他是無恥之徒,而現在的他才是真正逞英雄的人。

 

 

 

方欣欣見狀,笑容加深。「如果有自知之明,我想大爺不會是那種人。」

 

 

 

倏地,醉漢惱羞成怒伸出大掌,打算抓出好好賞她幾拳。醉漢出拳速度極快,原本就不會武功的方欣欣根本來不及閃躲。

 

 

 

「住手!-祝大哥。」另一名男子聲適時的從方欣欣身後傳出。

 

 

 

方欣欣睜開雙眼,發現大手就停在離自己的臉不遠處,馬上甩開扇子擋住視線,反射性的閉上眼睛。看不見,看不見,所以不怕不怕。

 

 

 

「祝大哥,你要是在這鬧事,這樣我很為難,而且這次是你說要來的。」男子音緩緩接近,不知道是不是方欣欣的錯覺,為什麼她覺得這男音聽起來不是讓人很舒服,就像他哥哥心情不好時一樣。

 

 

 

「是這傢伙多管閒事。」醉漢忿恨的收起拳頭,但仍舊怒視著方欣欣。

 

 

 

「是你不明事理,強奪姑娘。嬤嬤,對吧!」方欣欣口氣不悅。這人老愛定莫須有罪給她,而她給他三分顏色,他倒開起染坊,火大。「嬤嬤!」

 

 

 

得不到回應方欣欣轉頭尋人。

 

 

 

嬤嬤眼神遊走,怯怯地道:「這這事我不大清楚。」

 

 

 

 

 

 

惹人厭的宏亮笑聲再度耳邊傳來。「看看,逞什麼英雄嘛!哈!」

 

 

 

 

 

 

方欣欣眼神犀利的掃過嬤嬤、醉漢以及圍觀的人群,淺淺一笑。「呵!你不知道,那算我多管閒事吧!」她必須盡快離開,以免她待會賞他們一巴掌。

 

 

 

 

 

 

「哎喲!要逃跑阿!」

 

 

 

 

 

 

吵死人了,真該讓這人永遠不能說話。方欣欣加快腳步。

 

 

 

 

 

 

「公子,你要休息啦!嬤嬤幫你找位姑娘服侍可好,梅雪。」嬤嬤攔下方欣欣,替她找位姑娘,有意要為方才的行為道歉。

 

 

 

 

 

 

方欣欣薄唇微彎,緩慢的移開老鴇停在她腕上的手。「不用了。」

 

 

 

 

 

 

「怎行,梅雪,快,梅雪。」

 

 

 

 

 

 

「吵死了,老女人,我已經說不用了,別把你們樓裡的爛女人推給我,我不缺女人。懂嗎?」她的好脾氣原本就不多,現在更是被消磨殆盡。收起原本板著的臉孔,再度對老鴇露出笑容,踱步回房。

 

 

 

 

 

 

「嬤嬤!」一名姑娘靠近老鴇,似乎要跟她說什麼,但卻被老鴇搶去。

 

 

 

 

 

 

「梅雪,吩咐下去,到明早那位客人離開賞月房時,誰都不准靠近那。」他方才的神情,活像要把這搞垮似的,完全沒有半點笑意。望著方欣欣上樓的背影老鴇沉思。

 

 

 

 

 

 

「來,靈兒姑娘,跟我玩玩可好?」

 

 

 

 

 

 

「祝老大,靈兒她不大方便。」老鴇回過神,事情還未解決。

 

 

 

 

 

 

「祝兄,是該走了。」方才阻止醉漢的男子再次出聲,語氣帶了不悅。「咱們來這不是玩女人的。」

 

 

 

 

 

 

醉漢吃驚的看著男子。他在他面前,囂張氣勢頓時消褪不少,酒意似乎也醒的差不多,但他欲辯解,卻被男子打斷。

 

 

 

 

 

 

「我說不是來玩女人的。」再度重申,最後幾字說地字正腔圓,讓人聽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也意味他的耐性已經到達極限。「別忘了,祝大嫂還在等你回去呢!」

 

 

 

 

 

 

醉漢終於放下手,緊張地看著男子,快步離去。

 

 

 

 

 

 

「嬤嬤,抱歉,給您惹事了。」男子見醉漢離開,並未馬上跟上而轉向老鴇,微微一鞠躬,有禮貌的道歉。

 

 

 

 

 

 

老鴇搖搖手,湊近男子小聲道:「柳公子,你今晚仍不打算破例嗎?咱們家靈兒說她願意現給你呢!瞧瞧咱家靈兒對你多有意思。」順手將名喚靈兒姑娘的女子帶到男子面前。

 

 

 

 

 

 

女子低頭嬌羞貌。

 

 

 

 

 

 

「不好意思,我今晚有事。妳們的好意我心領了。」男子委婉的拒絕,越過兩人離開閱花樓,即使老鴇在後面大聲的叫喚。

 

 

 

 

 

 

    * * * * * *

 

 

 

 

 

 

「小姐,妳可回來了!不是說去逛逛繞繞而已,怎麼那麼久?我擔心妳是不是穿幫了。」方欣欣才剛關起房門,巧兒便上前熟棯地替她褪衣,準備沐浴,但嘴上也沒停過。

 

 

 

 

 

 

「巧兒,你說我叫哥哥開間青樓可好?」方欣欣沒頭沒腦的問了一句。

 

 

 

 

 

 

「小姐,妳在胡說八道什麼?」

 

 

 

 

 

 

「唉!說的也是,哥哥才不會答應。可是我嚥不下這口氣阿!」她趴在大木桶邊,喃喃地道,臉上滿是憤慨。

 

 

 

 

 

 

巧兒不解地看著她的主子。「小姐,誰讓妳生氣?不過,妳就乖乖的別鬧事,饒過他們吧!要是被人發現妳是女的,可就壞了。」

 

 

 

 

 

 

絲綢輕輕滑過方欣欣雪白的背。

 

 

 

 

 

 

「嗯讓我想想,啊!有了。」方欣欣突然站起,把水濺的滿房都是。

 

 

 

 

 

 

首當其衝的巧兒十分狼狽。「小姐,什麼有了?」

 

 

 

 

 

 

方欣欣紅脣高仰,附耳嘰嘰喳喳的道。

 

 

 

 

 

 

* * * * * * *

 

 

 

 

 

 

翌日清晨,方欣欣及巧兒佇立在閱花樓之大門;天未亮的街道上。

 

 

 

 

 

 

「啊!好累,巧兒,咱們回家睡覺吧!」方欣欣愉悅道,腳步輕快。

 

 

 

 

 

 

巧兒嘆了口氣,搖搖頭,滿是無奈,隨即跟上方欣欣。

 

 

 

 

 

 

雞啼叫,天剛亮,一大早閱花樓就吵鬧非凡。

 

 

 

 

 

 

「啊!是誰把我房門鎖起來?來人阿!開門阿!」

 

 

 

 

 

 

「誰啊!我的門也是。」敲打房門,依舊打不開。

 

 

 

 

 

 

「為什麼門打不開?」

 

 

 

 

 

 

「誰,誰幫我開門?我妻子還在等我回去耶!

 

 

 

 

 

 

「嬤嬤,門壞了!」大吼聲。

 

 

 

 

 

 

於是今天閱花樓全部的們暫時無法暢通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