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阿迪斯阿貝巴の部屋
關於部落格
是否大家都是追逐著自己心中的那個幻影
才能更有勇氣的繼續走下去
  • 174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黃真伊

 

第一集
    松都教坊中,各位妓女塗脂末粉,等待點卯。行首林百母率領眾妓向官員請安,得知有個叫玄今的妓女申請退籍,她找到玄今痛斥她不該為負心郎空耗青春。掌管樂院的才藻大人出任迎接明朝官員的遠接使到了教坊,沉醉舞蹈的林百母的願望就是能通過選拔成為宮中的女樂。
    寺廟裏,一個叫黃真伊的女孩為出寺廟正做著膜拜,汗水模糊了她的眼睛,她疲憊不堪地暈倒了。住持感動于她的執著讓她去集市。
    真伊到集市佈施想尋找自己的母親,一無所獲的她只看到林百母率領眾妓身著豔麗的衣服穿行而過。在樹林休息時,真伊被樂曲吸引看到百母與妓女們的為明使翩翩起舞,她不由看呆了。
    宮中女樂行首梅香這時趕來,梅香找來童妓表演刀舞贏得讚賞,百母暗下決心要培養能歌善舞的童妓。
    真伊因為偷看妓女跳舞受柳笞,但她依然沉迷並終決定偷偷出寺廟學藝。她找到松都教坊在門外跟著音樂起舞,看到這一幕的百母認定這是一塊學舞的材料,想收她卻被真伊師傅趕到阻止了。
    是夜,真伊母親約住持見面,原來她就是玄今,為了不讓真伊做妓女她謊稱孩子已死。林百母這時出現,派人去抓真伊,真伊卻已經逃走了。百母大怒,讓人對玄今行刑,真伊自己找到教坊,她不知道跪在地上請求她離開的瞎女人就是自己的母親,跟著百母進了教坊……
   
 第二集
    百母告訴真伊玄今就是她母親,真伊不知所措。玄今不忍真伊成為百母欲望的犧牲品懇求她放過真伊,百母不為所動。
    真伊從負責教坊的小官員那得知父母的愛情故事,為自己被拋棄感傷。玄今私藏女兒本該被發配做官婢,百母以命擔保卻惹來留守大人的不滿,想將她撤換。
    夜裏,玄今悄悄去看女兒,真伊一番真情的思娘之情讓母女倆緊緊擁抱,親情使兩人決定在教坊相依為命。真伊開始學習,書法、繪畫、彈琴、詩歌等,轉眼已經六年。
    貴族人家的兒子金恩浩禁不住同學韓昌秀的懇求,幫他去挑女人的紅衣服保佑考試及格。恩浩正好看到在湖邊聯繫呼吸的真伊,整個人呆住了以致行蹤被發現,真伊她們因為驚慌洩露情緒受罰。
    恩浩的父親又娶偏房,他心煩意亂想念真伊,偷偷來到教坊,正巧真伊的畫被風吹了出去,真伊急著拿回畫卻不想撕爛了它,兩人拿著兩截畫面面相覷……
   
 第三集
    百母對妓女們進行枯燥的姿態訓練,真伊很不耐煩對此提出異議,受了百母的教訓。
    恩浩跟隨父親去教坊,他急切的想再見到真伊卻只能陪著父親聽玄今彈琴。恩浩想起受冷落的母親心中不快提前告辭了。
    真伊在教坊的好友“小狗兒”因為是女傭身份又其貌不揚笨手笨腳老受媽媽打罵,真伊為了安慰她給她化妝並給她起新名字叫“丹心”。
    百母教妓女們跳“呈才舞”,真伊用黃泥和糖漿鋪在席子上練習仍無法找到腳的感覺於是去集市找民間藝人教她走繩,藝人讓她在大街上走一次答應了。恩浩在書店巧遇真伊,尾隨著看到她走繩,恩浩被深深震撼了。百母這時在遠處出現,真伊驚慌之下摔下,恩浩去接兩人嘴唇碰在一起。
    僕人德八發現恩浩神思恍惚跟蹤下發現了真相,於是軟硬兼施讓丹心幫忙讓恩浩和真伊見面。恩浩抄襲《詩經》寄情真伊,真伊當場揭破。恩浩又獻上自己寫的詩,真伊被真誠打動……
    
第四集
    都城發下官文要從各個地方選童妓參加國宴,百母於是帶著真伊到都城,並向掌管樂院的大人進言通過才藝比試決定長官女樂的教坊,梅香為此出言譏諷真伊,真伊卻告訴她自己不在乎輸贏而希望得到皇帝的賞賜。
    回到松都,真伊不管恩浩急切見面的心情,一心學習玄琴等才藝,想在競演時大顯身手。真伊在官衙書庫偶遇真浩的未婚妻佳馨,後者對她印象深刻。
    恩浩魂不守舍頂撞老師挨打,他內心責怪真伊對他無情,德八於是去告訴真伊恩浩想幫她聯繫。真伊拿著玄琴去找恩浩,她彈琴恩浩畫畫,她走繩恩浩扶持,十分甜蜜。
    真伊的喜悅被玄今感受到,她叫來丹心略施小計就套出了真相。玄今擔心真伊於是懇求樂師大人幫忙觀察恩浩。樂師約恩浩喝酒,輕易就看穿了他骨子裏的懦弱。
    恩浩父親得知他被老師撻楚便責怪她母親教育不好,恩浩母親於是截住要去教坊的恩浩一起去找真伊……
   
 
第五集
    恩浩母親掌摑真伊,並且想用滾水潑她,恩浩畏縮地不敢吱聲。關鍵時刻,百母趕到替真伊擋住了滾燙的水,並承諾會管教真伊這才平息了事情。
    真伊幫百母敷藥看到傷口痛哭,卻還要在母親那裏裝做若無其事,並且忍受姐妹的議論和佳馨的警告,只好一個人偷偷躲起來哭泣。百母教她用舞蹈釋放自己的感情。
    都城女樂梅香積極訓練自己手中的王牌“芙蓉”之餘,又打上了可能當評委主席的宗親碧溪守的主意。
    恩浩串通同學甩開僕人,給佳馨送去斷絕婚約的信,然後去教坊找真伊,卻被樂師大人趕走了。僕人德八也被母親毒打。
    教坊妓女纖纖的父親濫賭致使家境貧困,教坊一男僕長期幫助她,她決心要當上女樂高價出賣自己,並勉勵真伊。
    恩浩向德八誠摯道歉,德八被感動,建議他寫封書信由自己幫忙轉交真伊。恩浩約真伊見面,再次向她許下美好的承諾……
 

第六集
    恩浩說服真伊暫時忍耐,自己會想辦法說服母親,真伊抵擋不住他構築的美好未來的想像,同意了。佳馨把恩浩要求斷絕婚約的書信交給恩浩母親,恩浩母親堅決反對兒子請求娶真伊的要求。
    重新挑選宮中女樂的官文下達了,妓女們將在留守大人(恩浩父親)的宴會上進行才藝表演,過濾進都城競演的人選。百母要求童妓盤上象徵出道的花草髮式,並由金釧教她們化妝。
    恩浩母親找來百母要求處置真伊,百母以沒有證據為由拒絕。另一方面,梅香和芙蓉開始接近碧溪守,她們幫碧溪守成功避開一個禮物陷阱,碧溪守承諾實現芙蓉所願。芙蓉要求碧溪守幫她盤頭,大大出乎碧溪守的意料。
    恩浩母親再次勸戒兒子無效,留守大人正好得到升職,兩人打算帶兒子離開松都。而佳馨確認了恩浩的心意,去見真伊,提出自己接受真伊做妾室,希望真伊不要阻礙恩浩的前途,真伊百味雜陳地拒絕了這個提議……

第七集
    真伊砍斷琴弦,向百母表示寧願做官婢或汲水婢也不要再當妓女,百母強壓怒火跟真伊打賭,如果在留守大人官宴上恩浩當眾真伊盤花草頭顯示真愛,便遂她所願。
    真伊向母親吐露心聲,淚如雨下。玄今請求樂師大人帶自己去見恩浩以決定要不要勸阻這段感情。恩浩的善良和真摯給她留下深刻印象。
    為著證明自己的愛情,真伊答應了百母的賭注,並且答應不會將約定提前告訴恩浩。而此時恩浩父親與佳馨父親正熱烈討論婚事及未來的政治聯合。
    恩浩由丹心處得知真伊去了特別訓練並且花草儀式宴會前都無法見面,他心急又無奈。
    百母帶眾童妓到江邊倒吊著練習。梅香屬下見到了向她稟報,她猜出百母要排演他們師傅獨創的鶴舞大為驚慌,請來競演的大人們飲酒,但碧溪守對她們的舞蹈並無興趣。
    梅香將芙蓉送給碧溪守盤花草,芙蓉向碧溪守要求女樂的權勢使碧溪守索然無味,他頭也不回地放棄了唾手可得的芙蓉……
  
第八集
    恩浩向留守大人進歎願書請求娶真伊為妻,留守答應他們沒有名份地在一起恩浩不接受,留守於是半夜派人去抓真伊想處死她。百母見狀以命相保並對留守曉以厲害,並進獻斬斷孽緣的方法。
    恩浩父母得知他呈歎願書也大為惱怒,準備用計謀分開他們。留守巧言讓恩浩把事情告訴父親,恩浩天真地去都城找父親。
    官宴前百母給童妓們放假,真伊回寺廟做祈禱。纖纖被家中勢利的母親要求找個大官開苞,而她心裏早已默默愛上了守護她三年的男僕大壯。為了不讓別的男人奪走初夜,她毅然上吊自殺。百母冷酷地讓人把她的屍體扔到外面。
    恩浩在都城苦等一天才得知父親已回開城參加留守大人的宴會,童妓的盤花草也將進行,他如夢初醒快馬往家趕,總算趕到宴會。父親給讓他坐末位。席間的官員們為童妓的美女所迷心花怒放。
    真伊的技藝打動判書大人(恩浩父親),他在眾人慫恿下打算為真伊盤花草。恩浩當眾大叫不可以……
  
第九集
    百母慫恿恩浩用劍和父親決鬥決定真伊歸屬,恩浩在長輩的非議和父親的喝令下黯然拋下劍向傳統倫理道德投降。
    深夜,正當恩浩父親要佔有真伊時,真伊母親帶著酒來慶賀。原來酒裏摻了迷藥,判書很快就倒下了。原來她與樂師合謀想讓真伊與恩浩私奔。
    百母發現玄今不在住處,立刻找到丹心讓她去找恩浩母親阻止一切。真伊在雨中苦等恩浩不來,暈倒在樂師面前。第二天,百母把人送回判書屋子,為真伊半夜發燒道歉。
    恩浩母親面前跪了一晚上吐雪倒下,真伊也被百母關進廂房。剛恢復神智的恩浩去找真伊,但真伊決絕地把他們定情的戒指換給他。恩浩不堪打擊回家就吐血了。自知命不久矣的他求德八帶他去與真伊約會的亭子,並在那含淚逝去了。
    恩浩的靈柩經過教坊時走不動了,丹心和百母為告不告訴真伊爭執,在背後的真伊才知道那天晚上是百母找人阻止了恩浩與她回合,她痛哭著送別恩浩。
    其他妓女被感動,自發哀悼這段愛情。梅香得知她們不願參加競演十分高興。
   
 
第十集
    四年後,真伊(藝名明月)已經成了松都最出名的妓女,想牽她的手一下就要付出一棟房子。但她仍為逝去的愛情耿耿於懷喝酒解悶。一次,行走到松都的貴族金廷漢在河裏救起她,並對這個女子產生了興趣。
    明月的名聲很快傳到碧溪守的耳中,他起了好勝之心。
    明月給石泉大人演奏,廷漢跟隨搗亂。正巧看到她向石泉大人索要內院妻子的住處,而石泉大人也一口答應。廷漢大罵明月不顧義理,明月卻擺出刑具說石泉不顧國法想納她為妾也該受刑。
    廷漢被義禁府抓走,明月以為他是逆賊,卻原來是皇帝要廷漢做禮判保護女樂。明朝的張大人力主廢除女樂,廷漢與他以鄉樂的未來為賭注,用詩比賽。
    梅香為陷害百母主動提起她的優秀才藝,,廷漢於是安排一心廢除朝鮮女樂的明使張大人在松都餞別。
    關鍵時刻明月出現,以自己膽色與才學使張大人刮目相看。可正當氣氛和睦,她卻突然撕下張大人提在她內裙的詩,丟入火裏。在一邊的廷漢與碧溪守驚詫不已……
 
第十一集
    正當使臣大怒時,明月不慌不忙背出只看了一眼的詩並稱已經將這份情誼放在了心裏。張大人大為高興,放棄了廢除朝鮮女樂的打算。
    明月當著梅香的面諷刺百母,百母不以為意。廷漢氣明月傷害別人也傷害自己,扇了她一耳光。
    碧溪守請明月彈琴,明月嘲諷他不夠真心拒絕了。
    提調大人請命去松都留任,重新整理被明使燒毀的樂譜和舞譜,出色的藝妓將被署名。百母讓明月重習舞蹈被她拒絕,明月反到梅香處答應幫她鬥垮百母,並要求女樂行首之位。梅醒應允,芙蓉大為緊張。
    廷漢找鄉間老人與樂師採集樂譜,碧溪守將廷漢安排在自己的松都官府。芙蓉在京都已對廷漢傾心,碧溪守洞悉一切。
    碧溪守聲稱已請到明月出席自己的宴會。明月得知碧溪守威脅邀請自己宴演的商團非常憤怒,她到碧溪守的宴會上稱要與他過夜。碧溪守十分高興,廷漢悶悶不樂地繼續回住處寫樂譜。
    
第十二集
    正當碧溪守解明月衣帶並許諾要給她豐厚纏頭時,明月突然反客為主用四百兩解碧溪守的衣帶,他大感羞辱。
    百母向提調大人申請如果梅香方失敗,則不尊師重道的明月要被貶為官妓,明月答應。玄金軟硬兼施要求女兒放棄賭約,明月不允。
    五年沒跳舞的明月腳步笨拙,芙蓉等妓女不願女她同習劍舞。雖然失望但梅香仍不為百母所惑獨自在江邊訓練明月。芙蓉聽說百母其實一心想把鶴舞傳給明月,表示也想學習,百母要她專心目前的比賽。
    廷漢對明月和碧溪守的親密關係心煩,他勸說碧溪守不要冷落妻子,碧溪守卻不以為然。他給明月送去大量財物。
    明月和梅香在河邊一月未返,芙蓉與眾妓女找去,發現明月舞步純熟都以為是在做夢了。明月回教坊後對碧溪守的禮物看也不看就下令退回,並修書侮辱了碧溪守。
    明月的技藝進步為大家恐懼與嫉妒。她晚上練習時,有人設置樹樁想撞傷她,關鍵時候廷漢撲上去擋在明月背後……
  
第十三集
    廷漢為救明月受傷。百母以為是手下所為,大為震怒。而梅香和碧溪守則認定是芙蓉做了手腳。其實是與芙蓉要好的妓女看不慣明月所為。明月把廷漢留在自己屋裏照顧了一夜,唯一的請求是不要追查此事。廷漢警告了百母和梅香讓她們看好手下。
    廷漢從百母那知道了明月初戀的事。明月感激廷漢相救主動彈琴讓他記譜。碧溪守嫉妒明月與廷漢的關係,碧溪守用財權誘惑明月,她不為所動。
    明月開始與眾人一起排練,但她跟不上大家的呼吸被人取笑。梅香看出她是一個天生的獨舞者,為挫她的傲氣,讓她不准跳舞去做官婢,擦地整理。
    碧溪守招丹心陪夜,丹心欣喜,得知碧溪守不過是想探聽明月的心事卻又黯然。明月與丹心媽媽整理被褥時誤出自己的失誤,她懇求梅香再給自己機會。果然,再次排練時明月時時觀察同伴動作,呼吸合拍如魚得水。
    廷漢關切地問明月跳舞為何不開心,芙蓉見到嫉妒不已。她找廷漢向他表白卻遭拒絕,嫉恨的她打算在宴演上讓明月出醜……
    
第十四集
    芙蓉串通其他妓女在舞蹈時退到一旁,把明月一人仍在宴演場上。明月受到打擊,她反倒被激發勇氣,抽出侍衛的真劍舞起連百母都沒教過她的鶴舞。在舞蹈中,跳舞給恩浩看的快樂感覺被記起,眾人讚歎。
    東院追查,芙蓉威脅著梅香把破壞群舞的過錯賴到了明月頭上。大人們經過合議決定讓明月從回百母手下學習鶴舞贖罪。芙蓉又告訴明月是百母告訴廷漢她初戀的事,來激發她的情感。明月再次覺得受到玩弄。明月質問百母,百母卻說是廷漢為得到權勢因此包容她的過錯,明月覺得傷心。
    原來百母看出了兩人間的情愫,勸告廷漢不要再繼續。
    碧溪守請明月參加他的宴會,為討好她幫喝得半醉的她彈琴給其他大人聽,誰知明月當眾侮辱他的琴藝。他大怒地辱駡丹心。
    喝醉酒的明月喃喃地在母親懷裏宣洩情緒,玄今聽出她再次喜歡上一個無緣的人。丹心也哭倒在玄今懷裏,她央求玄今使明月愛上碧溪守的方法,玄今開始教導碧溪守琴藝。
    再次見面,明月果然為碧溪守所迷惑……
    
第十五集
    短暫的迷惑後,明月看透了碧溪守的虛偽面具,她冷冷譏笑著離開。碧溪守送給明月的詩也被揭穿原是抄襲廷漢,廷漢質問碧溪守,碧溪守惱羞成怒要他不要介入他和明月之間。
    廷漢要他以真心對待明月,並決定當夜離開。明月得知消息策馬疾追。碧溪守派人阻攔,護衛李生打退他們。明月趕到河邊挽留廷漢,兩人訴說真情,廷漢聽從明月勸說,留下繼續挽救朝鮮女樂的事業。
    梅香跳了一段還沒完成舞譜的鳴鼓舞,芙蓉立志學成超越明月。碧溪守因憤怒回到都城,發誓要粉碎明月。
    明月與廷漢說起他的未來,廷漢許諾要娶明月,明月阻止他說下去。獨自一人時,想起同樣天真的恩浩不覺淚流。為斬斷情思,明月提出要找一個妓夫結為夫妻。
    李生偷看針砭時弊的書被樂師發現,他因此推斷李生不是平凡人,想把明月託付給他。
    廷漢得知明月要選妓夫感到震驚,他向明月詢問是否因為自己,明月卻回答他這對妓女不過是平常事。 


第十六集
    明月故意當著廷漢的面親吻李生。廷漢傷心走開,李生看穿她的心意,拒絕了做明月妓夫的請求。
    明月和廷漢各自為感情困擾之時,芙蓉正苦練鳴鼓舞。德八向丹心表白說要做她的妓夫,丹心卻告訴他自己懷孕了。此事被金釧聽到,眾妓女得知她懷的事碧溪守的孩子時,都既震驚又嫉妒。
    在一次為兩班大人的演奏中,一位大人覺得明月似曾相識,向其他人講起自己年輕時。明月猜到他就是母親等了二十年的人,她說出當年的事情,用酒潑向自己的父親。
    樂師大人告訴明月她父親會去教坊,要明月不要提他在宴席上的輕浮語言。明月在母親面前強顏歡笑。樂師看到玄今為薄情人高興不禁傷感自己的愛情。
    在碧溪守的安排下,皇帝治世20年的宴演上要欣賞鳴鼓舞與鶴舞,廷漢也奉命回都稱。他向明月道別。芙蓉趁廷漢傷心喝酒時誘惑於他,卻再次被拒絕。
    離開松都的途中,廷漢與明月心有靈犀,同時回到他們第一次合奏的地方。明月將自己交給廷漢後,兩人離別……
    
第十七集
    廷漢走後,明月再次失魂落魄無法跳舞。百母令金釧撻楚她。整整三天,明月接受刑法卻堅持不跳舞。李生不忍將她抱走。
    廷漢在朝堂上諫言要縮減進宴開支,關心百姓。皇帝接受了他的意見。但是廷漢在松都與明月的韻事卻成為其他兩班取笑的焦點,大家以為他沒能虜獲明月的心。芙蓉苦習鼓舞打算以舞藝得到廷漢的認可。
    明月帶著李生偷偷跑出教坊,一連幾天,在江邊觀察飛鶴的姿態。百母找她讓她抓緊練習,明月卻諷刺她的舞譜沒有感情不過是垃圾。失去信仰的百母徹底崩潰,她請求明月一起練習正確的鶴舞並不惜為恩浩下跪。明月拒絕。
    碧溪守花費私財找到礦脈,皇帝要獎賞他,他要求納明月為妾。舉行納妾宴會時,明月一身喪服。碧溪守為挫明月傲氣找來幾個儒生,答應如果明月接詩尾贏了他們就收回納妾一事。結果明月狠狠耍弄了他。碧溪守大為惱火,也無心欣賞百母排練的舞蹈,直接要舞妓給大人們斟酒,百母覺得受到侮辱,為請舞妓回到舞臺,她掀翻了碧溪守的桌子……
  
第十八集
    碧溪守將自明月身上受到的氣都撒在百母那裏,他令人將百母投入的牢,並決定要打斷她的雙腿。眾妓一片著急之聲,尋求各種方法解救。玄今讓人報信梅響,丹心以孩子相求卻遭奚落。明月應允碧溪守,如果肯放過百母便甘願做他的妾室。
    在獄中,百母不吃不喝,她只要求丹心給她找把梳子打扮。玄今看穿了她魚死網破的決心。梅香知情大為焦急,她半夜找廷漢救人。
    百母求戶長大人放她出監獄,她回自己住所看著舞譜流淚,明月見到,兩人爭吵一番但都明白對方的想法。百母也信要碧溪守死了納明月之心,然後將舞譜撕毀,留下一本空白且署名為“黃真伊”的舞譜給明月。
    清晨,她在江邊懸崖翩翩起舞,然後以鶴的姿態投江自盡……
    屍首抬回之後,眾妓痛哭,明月也不信這是真的,廷漢安慰他,並找碧溪守勸說他送葬減輕自責。
    按照百母的遺願,玄今將骨灰撒進江中,眾人素服送葬,真伊華服而來以一支呈才舞悼念往事送別師傅。眾人淚流滿面……
   
 
第十九集
    金廷漢忙於準備慶祝中宗治世20周年的宮中進宴。在進宴中各自以鶴舞和鳴鼓舞參加表演的真伊與芙蓉打扮得花枝招展。芙蓉首先在宮中進宴中表演鳴鼓舞,中宗看得心滿意足。梅香看出芙蓉的舞步不同於自己所編排,心中冷笑。
    中宗看了鶴舞舞譜不禁感歎,找百舞要賜給禦酒,聽說人已去世非常惋惜。明月恍惚中開始跳舞,碧溪守一邊諷刺明月見死不救,說鶴舞是世界上最陰毒的舞蹈。明月不堪壓力暈倒,廷漢不顧旁人非議抱走明月。
    廷漢赤足單衣在雪地裏向皇帝求情,皇帝看在他對藝術的熱忱上原諒了他。芙蓉換舞譜鬥倒梅香的計畫敗露,梅香勸她先修煉品德。
    回到松都的明月患上臆症且整日醺酒度日,再不能彈琴。廷漢聽說消息擔憂,他希望梅香去松都看望明月,梅香卻說自己沒辦法幫明月度過痛苦。李生找到他希望對明月有幫助,當廷漢趕到時,明月正打算在行首跳下的地方自盡。廷漢緊緊拉住她決定要守護這個女人……
  
第二十集
    三年後,崔仙和鸚鵡成為松都教坊新的行首與訓育媽媽。金釧為真伊的空缺一直感到可惜。,玄今更是對音信全無的真伊無限思念與擔憂。
    雖然至今為止已經事過,碧溪守三年中不斷到處搜尋躲藏在市井角落裏的真伊與金廷漢,其執著與憤怒反而與日俱增。
    真伊與金廷漢躲在山溝裏過著安穩的生活,但是,看著繃直的絹絲線,真伊不自覺地像琴弦似地彈奏了起來。半夜,明月起身對著月光手上不禁比劃起舞蹈動作,廷漢心中難過。
    廷漢在鄉間以教書和砍柴為生,明月在平淡的生活中漸漸重燃對藝術的嚮往,但當她發現自己懷孕,心又安定下來。
    跟廷漢學字的宇男看到招賢榜,推薦廷漢。廷漢官差的舉薦但心中想起皇帝儘是愧疚。同時,碧溪守派人散播玄今病危的謠言也很快傳到明月耳中,她很焦急想知道實情。
    找廷漢的官差想起他就是被通緝的人,消息傳到都城,兩班們、碧溪守和梅香各自派出人找他們。
    明月廷漢發現城裏守衛森嚴便去寺廟,巧遇玄今,玄今把值錢首飾交給明月讓她快走。回到家的兩人發現屋子已被官兵團團圍住……
 
第二十一集
    為了救明月,廷漢果斷地把衙役們的注意力引到了自己身上。李生將明月架到安全的地方,宇男把廷漢辛苦所做的玄琴交給明月,明月看著琴身上刻著的的“知音”兩字淚流滿面。
    得到金廷漢被捕消息的中宗說要親自開庭審問定死罪,梅香則慶倖明月逃過了抓捕。
    義禁部嚴刑拷打廷漢,要他說出明月的行蹤,廷漢始終咬定自己不知道。碧溪守算准明月回到都城,因此暗中派人守在路上。明月反讓李生挾持著碧溪守來見自己,她揭穿碧溪守在廷漢身上的挫敗感,指出與其讓廷漢死到不如讓他供出自己的所在讓他變得墮落名聲盡毀。碧溪守心動。明月又找到芙蓉,讓她去告知廷漢自己的藏身之所,以期廷漢能供出保命。
    但廷漢依然不為所動,中宗大怒判他車裂之刑,並在行刑那天舉行最盛大宴演,不讓任何人去送廷漢。明月得知,想同廷漢一起赴死但被梅香阻攔,她轉念讓梅香同意她參加宴演。
    行刑那天,廷漢的囚車對宴演隊伍中端坐在蓮花中的明月擦身而過……
   
 
第二十二集
    在低落心情中開始進宴的中宗無心欣賞舞蹈,但在蓮花中的明月開始舞蹈時,他立刻被吸引住了。戴著面紗的明月哀傷而神秘,碧溪守隱隱覺得面熟。
    而此時,廷漢站在刑場,看到無名朝他點頭。廷漢眼中湧上淚水等待行刑。明月在眾人面前除下面紗引起震驚,她手捧申訴的詩繼續舞蹈,中宗下令停止對廷漢的行刑,並斥明月以才藝玩弄世人的心而將她收押。
    晚上,中宗接見明月,告訴她自己與皇妃之前的事並答應幫她與廷漢離開。但明月拒絕了她要求回到教坊。中宗無奈答應了她。李生以自己準備出仕為條件,要求領相父親為廷漢的複官在皇帝面前求情,這正好遂了皇帝願。廷漢官復原職。
    醫生發現明月有孕,明月要求大家不要告訴廷漢並開始了官妓生活。她的傳奇色彩引起兩班的熱議,廷漢忍不住去找明月問她為什麼。但明月冷冷回避了。樂師大人告訴廷漢明月懷孕的消息,廷漢心急去找正在寺廟的明月,明月得知他已知道孩子的存在甩開廷漢,而自己摔下臺階……
   
 第二十三集
    明月流產了,廷漢自責不已。玄今身體不好,丹心於去都城照顧明月。明月見到丹心的孩子想起自己流產的生命對他非常疼惜。丹心想帶孩子遠遠看眼碧溪守不想被他發現。碧溪守詢問過丹心的意見後留下孩子撫養,丹心覺得欣慰。
    明月約廷漢在他們居住過的地方彈琴送別夭折的孩子。廷漢因傷心不上朝被貶,自請回到與明月共渡過的地方與百姓一起。
    明月名聲更盛邀請函不斷,她漸漸不耐煩給只會送上讚美的兩班取樂。而芙蓉則在她的盛名下日漸消沉。梅香決定讓兩人競演決定行首。
    芙蓉嘗試將鳴鼓舞和鶴舞結合從而創造出最好的舞蹈,而明月則到集市給底層人跳舞。果然,許多人都到集市上如癡如醉地欣賞她的舞蹈。
    廷漢的老師花潭先生正巧遇到,他對明月不屑一故,稱她只是一個娼妓一個賣酒女而根本不是名妓。明月自他的話裏似乎感受到什麼,她除去華服戴上面具,再次來到集市,卻發現沒有人停下腳步關注她的舞蹈……
  
第二十四集
    芙蓉告訴明月才藝對只為吃穿奔波的底層人民來說毫無意義,但明月堅持認為人的心性沒有高低之分,真正的才藝應該同時打動所有人。
    明月連夜走出教坊到自然中學習藝人之道,一直沒有結果,她打算以跳舞所得的纏頭為生,
    卻一連幾天沒有收入,直到暈倒,花潭先生將她帶回自己那裏。而同時,芙蓉則到鄉下教坊向各位行首學習各種舞蹈技巧。
    玄今擔心明月開始生病,樂師大人始終守護讓她感動。花潭先生斥責明月去集市的行為本身就非常傲慢。又一次失望而歸的明月疑問如何才能不成為玩物而做一個藝人,花潭給她一包乾菊花。菊花在茶水中緩緩綻放讓明月頓悟自己應該拋棄炫耀所學的想法,重新觀察生活。
    競演那天,芙蓉的舞蹈得到朝鮮八道所有行首的認可。而姍姍來遲的明月有任何打扮,也不能呈上舞譜說出主題。但她的舞蹈感動所有人,芙蓉也真心送上掌聲。
    芙蓉得到行首之位。玄今病重,明月趕回去見到娘親最後一面。哭過之後,明月以笑顏重新開始帶給人們快樂的舞蹈。
    而那舞蹈,永遠不會停止。



恩浩最後對真依說的話

= =...真是感人阿....

他死掉真是這部戲的高潮呢!!


"雖然我的人生比別人短暫   但我不會怨恨

能見到妳   相愛的時光  擁有那段美好記憶的我

怎麼會覺得冤枉呢  一點都沒有

但是  後悔 

刻骨銘心得後悔還是有

世界給我們設的枷鎖沒能親手摧毀

非常後悔

希望你別因為我  流太多眼淚

不希望眼淚伴隨著你

讓我替你  哭泣你的孤獨吧

我現在要去能安心看你的世界了

我流下的眼淚    一定會保佑你的

我會一直祈禱  

祈禱你以後的生活  不會那麼福薄  過的幸福美滿"



應該是這樣吧!!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

哇哈哈!!這裡我哭的慘兮兮

"黃真依"真的不錯看喔!!

大力推薦~~



推薦網站:
http://tw.cyworld.com/ps/ps_index.php?mh_id=9000141434&redirect_url=http%3A//tw.cyworld.com/ps/ps_album_article.php%3Fmh_id%3D9000141434%26menuid%3D11%26folderid%3D17863%26postid%3D192365%26return_startpos%3D

劇情介紹網頁:http://www.hb.xinhuanet.com/fashion/2009-02/01/content_15571708.ht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