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阿迪斯阿貝巴の部屋
關於部落格
是否大家都是追逐著自己心中的那個幻影
才能更有勇氣的繼續走下去
  • 174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接龍小說第三章

 
「妳還要在我這個當事人面前滔滔不絕到什麼時候?」杜楟伶從厚厚的書頁中抬起惺忪的睡眼,阻斷了在她面前江芬玫的話。
 
「妳這種轉變還真有趣呢!怎麼樣?我就說他會成為春心蕩漾的女學生的白馬王子吧!」江芬玫得意的露出陽光燦笑,與杜楟伶的疲憊形成強烈對比。
 
「那麼大預言師還有什麼警世名言嗎?」杜楟伶打了個呵欠,繼續將視線調回書上,搜尋段落。
 
「杜楟伶會放下書本陪我這個美少女去吃午餐!走吧!」
 
※※※
 
何夏一身輕便休閒走在校園中,自從他贏了鼎鼎有名的全國冠軍後,在學生眼中頓時從普通的實習老師變為英勇王子。
 
尤其像現在,不時會有女學生投來欽佩的目光,這對他而言,無疑是一種困擾。
 
他來此的目的是來實行他為人師表的志向,傳授他所知的天職。他體內強烈的正義感,是促使他選擇當老師最大的原因。
 
雖然他的兩個好友一致認為以他的實力能夠不用如此辛苦,硬是擠進教育這條窄門。但他卻不以為意,瞧!他這不就成功了嗎?
 
杜楟伶就是最好的例子。順利馴服了大家眼中十分難搞的問題學生,這個成就無疑是給了他繼續向前的最佳鼓勵。
 
「何老師,主任問你昨天的會議報告寫好了嗎?」一個輕柔的聲音喚回正沉醉於喜悅中的何夏。
 
「喔,我都整理好了,謝謝你提醒我,差點就忘了!」何夏對同樣身為實習老師的董敏柔客氣地回答,從擺放整齊的書夾中正確的將報告抽出。
 
「我幫你交吧!我正好要順便過去。」董敏柔十分熱心地伸出手,欲接過資料夾。
 
「這怎麼好意思呢!這是我的責任…」
 
「沒關係,我正好要去交教案,順路嘛!」董敏柔打斷何夏的推託,臉上浮現淡淡的粉紅。
 
「不過還是太麻煩妳了…」
 
「既然這樣,你下次再幫我就好了!」董敏柔高興地將資料夾接過,加入他另一手上的資料。
 
※※※
 
「話說回來,楟伶,妳的黑眼圈好像變深了耶!妳不是都很早睡的嗎?」鬧哄哄的餐廳內,江芬玫拿著午餐跟著杜楟伶一同就坐後,開始發表她的新發現。
 
「因為我成為優質好學生了。你不知道一天八小時的上課時間是多麼寶貴嗎?」杜楟伶毫無形象的將食物塞滿嘴,含糊不清的回答。
 
「呵,我可是很好奇妳這種反常的行為可以維持多久。」和杜楟伶完全不同的進餐方式,江芬玫是姿勢優雅的細嚼慢嚥。
 
「放心吧!不會比妳想的久。比賽要到了。」
 
「哦!要開始練習啦!」江芬玫側著頭撥弄著盤內的食物,這個對她而言無意識的動作,在其他人眼裡倒是風情萬種,不愧為一進校門即成為校花的千金小姐。
 
「是啊!剩一個月…」杜楟伶依舊大口豪爽的吃著她的午餐,用極不清晰的發音回答。
 
「還有一個月啊…到時候我會再去幫妳加油的。」江芬玫開始愉悅地計畫下個月的行程。
 
「妳是來替我加油嗎?妳是去看男子組的吧!」杜楟伶的動作頓了一下,抬眼撇了一眼對面的朋友。
 
「好奇嘛!身邊有一個女子冠軍,理所當然也想瞧瞧男子冠軍長什麼德行啊!」江芬玫露出討好的笑容,毫不心虛地辯解。
 
「那去年那個如何?不是還向妳搭訕?」杜楟伶將吃完的盤子推開,轉攻尚在冒煙的濃湯。
 
「大塊頭一個,太恐怖了!」回想那段記憶對身體不太好。
 
「那第二名呢?」
 
「這個世界永遠只有第一名才是贏家。誰會記得那個第二名!」江芬玫嘟著嘴道,對於去年的人物印象早就模糊了。
 
「這樣啊!那妳就期待今年冠軍會是帥哥吧!」喝掉最後一口湯,杜楟伶滿足的摸摸實在的胃,起身與江芬玫一同離開仍在喧嘩的餐廳。
 
※※※
 
「芬玫學妹,可以和妳做個朋友嗎?我是很真心的…」
 
世上不公平的事很多,一個地方也絕對不會只發生一件。現在全校公認的校花江芬玫在回家路上正被迎面而來的高大男孩留住。
 
而這個大江芬玫一屆的學長也同樣是眾人目光的焦點,籃球隊的隊長,英挺、陽光、家世好,哪個懷春的少女不做夢?
 
而原本和江芬玫走在一塊的杜楟伶這時倒識相地退到一旁吃她先前從餐廳買來的點心,順帶欣賞校園青春真實版戲碼。
 
「做朋友?當然可以啊!只是朋友嘛!學長真是老實。那我們還有事,先走囉,掰掰!」江芬玫露出天真無疑的笑容,不加思索即快速地給予答覆,然後勾著看戲的杜楟伶離開,留下對這短暫一切有些愕然的男孩。
 
「只要對方要求做朋友,妳的答案好像都是一樣的…」杜楟伶早已見過不下數十次相同的情形了,問與答幾乎都一樣,只不過男主角換了幾十次,對於同樣的戲碼,杜楟伶有些厭倦,多少期待能有些改變。
 
「拒絕人家的這種美意是不禮貌的。」江芬玫輕攏長髮,自信地微笑。截至目前,她的朋友可還真多呢!
雖然是回家途中,不過方才發生的一切還是在校園中進行的,也就代表明天學校將會掀起一小波的八卦緋聞。
 
不過此時另一個八卦眼下也正在上演。何夏與董敏柔兩人有說有笑的從行政大樓走出,似乎是十分的情投意合。
 
看來明天會有許多人心碎!
 
※※※
 
杜楟伶回到家門前,拿出那串她自小學開始便一直帶著的鑰匙。稀奇的是─門沒鎖。
 
推開門看見地上一雙沾滿塵土的運動鞋後,她立即明白:住校的弟弟難得回來了。
 
當她走進房門的前一刻,對面的門也正巧打開,一個人影走出。
 
「你回來啦!」杜楟伶面無表情的看了弟弟一眼,生硬的打聲招呼。
 
「恩…」與她相對而視的男孩低聲回應,之後轉身關上房門。
 
而杜楟伶也未停留,轉身進入房間,與往客廳走的弟弟錯開。兩人就像同一棟公寓鮮少碰面的鄰居,偶爾打個照面,不得已冷淡的虛應招呼。
 
對於與許久未見的弟弟見面,杜楟伶並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心情起伏,不過倒是可以期待今晚的晚餐,或許會很豐盛。
 
現代社會倡導的是男女平等,性別無歧視政策。但是中國五千年的悠久歷史,豈是短短幾十年能夠改變的。根深蒂固的重男輕女思想依然存在於每個角落。
 
果不其然,待到晚餐時間,向來只有簡單兩菜一湯的飯桌今日特別熱鬧。
清蒸黃魚、紅燒肉、麻油雞湯…,雖說多了一人但份量仍增加過了頭。
 
一家四口祥和的一同坐在飯桌前,明亮溫暖的黃色燈光照射下,倒很像畫上溫馨和樂的一家。
 
不過是不是對杜楟伶來說早已無所謂了,至少眼下她衣食無缺,實在不應該再要求太多了,快樂的人懂得知足。
 
「真是的,你看看你,多久沒回來了,好像變瘦了!」為人母的關切仔細地注視許久不見的兒子,「多喝點雞湯…」極盡可能的將兒子的碗裝滿菜餚。
 
變瘦?杜楟伶瞥了一眼弟弟,除了比印象中黑了一點,似乎也沒多大改變。
 
「應該有長高吧!」
 
「恩。」小自己兩年的弟弟再國中這三年沒了管束,身高也增加不少。
 
「下次別拖這麼久才回來,翅膀都還沒硬呢!」父親對於這陌生的青少年兒子,管教較母親嚴厲,生硬的口吻雖出自關心,卻少了點親近。
 
「快考試了,所以比較忙…」低著頭吃飯的杜楟佑垂著眼悶悶地回答,這個階段的孩子無不為證明自己已長大而努力,被父親輕易地一語否決,依舊仍只是孩子的他顯然有些受挫。
 
「說的也對,楟佑快考試了,你想念哪間高中?」做母親的這麼問,無非是希望能讓兒子離自己近一些。
 
當初會將升國中的杜楟佑送往外線就讀,是因為生病的婆婆任性的要求。身為家中的唯一男孫,自然受到祖父母無限的關心與寵愛,因此特地將他送往外縣就讀,與祖父母同住,以便讓不久留人世的兩老在朝夕相處下免去掛念。
 
但人的年齡到了一定的上限,終究擺脫不了自然界的定律,一年多後兩老便相繼離開。對杜楟佑來說,沒了責任與束縛倒也輕鬆,在父母不反對的情況下他依舊在外縣就讀。
 
「還沒想過。」深知父母對於學校的選擇必會加以干涉,因此乾脆認由他們決定,省得麻煩。
 
「那就唸離家近一點的吧!和楟伶同一間怎麼樣?」母親眼中露出期待的光亮。
 
「都可以…」預料中的事。
 
「住家裡也少花錢。」父親對於兒子的接受滿意地點頭。
 
「和楟伶一起也比較安心…」
 
是嗎?對於母親的話,杜楟伶不以為意地想。他們姊弟的感情講好聽點是和睦,直接點就是冷淡。不過她覺得無所謂,並不是非常要命的事,冷漠,是這個時代的產物。
 
並非她不重視家庭,是這個家才造就了如今的自己,不過有些情況是她沒辦法控制的,自然而然就成為現在這個樣子,她只是順其自然罷了。
 
※※※
「這麼說來,明年我就會有個可愛的小學弟囉!」早自修期間聽完杜楟伶的陳述,江芬玫露出期待的神情,對於好友的弟弟十分好奇。
 
「不需要這麼期待,他只是普通人而已。」冷眼看著江芬玫的表情,杜楟伶迅速地潑他冷水。
 
「普通人…我又不會希望他是天才,也不會惡劣到詛咒他是白癡,好嗎?這麼冷淡!」對於杜楟伶的形容,江芬玫十分不滿意。
 
「妳現在該注意的是妳的新緋聞吧!人氣女主角!」杜楟伶闔上整個早自習只翻過頁的課本,轉向從今早一進校門便成為眾所矚目焦點的朋友。
 
「新緋聞?喔…昨天的事啊!這又不是第一次了,別那麼大驚小怪嘛!」偏著頭玩弄髮尾,對於這種事她確實是習以為常了,眼中的光采與嘴角上揚的弧度在在顯示她的自信。
 
「是啊,不是第一次了…不過,小心那些小心眼的人啊!」杜楟伶看向窗外,對於廊上幾個生面孔的徘徊感到可疑。不用想也知道,會如此引人側目的也只有那仍處在自己世界中心的江芬玫了。
 
「她們?放心吧!校園暴力沒妳想的誇張。」睨了一眼教室外的人,江芬玫沒有絲毫懼意,帶著一絲嘲諷微笑。
 
「是這樣最好。」
 
「不過…我倒比較好奇另一個八卦,那個實習王子好像找到公主了呵。」對於何夏,江芬玫抱著一半的好奇與玩笑的心態在觀察,畢竟她對老師沒有興趣,何況他還是個囉嗦多話的男人。
 
「什麼公主王子的…對他妳倒很有興趣,難不成妳也動心了?」
 
「我心動?再怎麼說,也應該是他對我動心吧!」對於杜楟伶的胡亂猜測,江芬玫啼笑皆非,不容打壓的自尊立刻反擊。
 
「妳真不是普通的自信樂觀。我先去社團啦!」對於江芬玫不可忽視的傲氣,杜楟伶只是輕笑帶過,她曉得她的自尊決不容許自己低人一等,就這方面而言,也算是她們彼此的相似之處吧!只不過是在不同方面。
 
「今天就要開始特訓了?這麼快!」江芬玫有些訝異,畢竟杜楟伶的乖寶寶生涯還不到一個月。
 
「已經不早了…妳不會不希望我拿冠軍吧!」杜楟伶拿著背包,瀟灑地走出教室。
 
「妳是不是冠軍對我都無所謂啊…」江芬玫望著杜楟伶離去的背影,淡然地開口,只不過輕聲的被其他下課的喧鬧聲掩蓋。
 
※※※
 
「敏柔妳最近心情很好喔!何夏是個不錯的人。」董敏柔的指導老師在下課時突然冒出這麼一句。
 
「呃…我們是朋友。」董敏柔不是傻瓜,當然聽得出對方的暗示,肯定也是想從她這裡套出什麼話來。
 
「好男人難找,要把握住啊!」指導老師曖昧地盯著她笑,不等她接話便轉身走向辦公室。
 
今天走進教室便可以清楚感受到學生投射而來的眼光有異,有些像是不服氣般瞪大眼睛打量她,有些則是以曖昧的眼光及微笑注視著,或者是以不屑輕蔑的態度面對她。
 
經過幾節課下來,她已經搞清楚原因。
 
因為她與近來備受歡迎的何夏走得太近,引起一些無傷大雅的流言。對於這些傳聞她並不排斥,也不急於否認,她明白那樣只會愈描愈黑。
 
何況她確實有這個心,與何夏互動的頻繁,讓她並不想純粹只拿他當朋友看待,像何夏這樣的異性,確實很容易令人想更進一步認識。她也是女人,對於愛情總是抱著一份希冀。
 
她的家庭是標準的教師家族,父母二人皆在學校任教。從小對她的管教便極為嚴厲。
 
她的人生佔用最多時間即是念書;她的人生目前為止是以成績單上的分數來被評論。順著父母的高度要求,一路上照著雙親已安排好的計劃前進,截至目前,應該可以算是順遂吧!
 
沒有任何大風大浪的起伏,只有書本與考卷堆疊而成的高塔。眾望所歸的她也踏上教書這條路,但這時迎面的卻不只是紙張上的數字了,連帶她的外表、感情同樣遭受到評判。
 
對於外表,她是沒什麼自信的,即使她身在多數人都穿著制服的校園,她樸素的打扮非但不突出,反倒被淹沒。
 
在那些青春無畏的臉上,她看見的光采與自信使她眩目,那是曾經的她所沒有的。或許是忌妒吧!對於那些耀眼的學生,她將他們視為不懂事的小孩子,不願融入他們的生活,選擇在外觀看。
 
「老師、老師,妳和何老師是真的嗎?現在大家都在說耶!」幾個班上的女學生利用下課時間圍在她身邊,對於緋聞十分感興趣,直接地劈頭就問,似乎不管她是否會尷尬。
 
「什麼真的、假的,這麼希望我搶走你們的白馬王子嗎?」對於一年級尚還天真的女學生,她像哄小孩似的,將一群人帶出辦公室,公私分明這個道理她十分清楚。
 
※※※
 
「芬玫,外面有人找妳!」站在教室門邊的同學對著裡邊大喊,引起許多人的注意。
 
「請問有什麼事嗎?」睜著無辜的大眼,江芬玫面對四、五個樣貌不善的三年級女孩禮貌性的問,雖然看這陣仗早可猜著十之八九。
 
「學妹,做人還是謙虛一點比較好,不要太囂張,否則到時後別怪學姊沒有提醒你!」其中一名高朓女子有著明豔的五官與一頭俐落服貼的短髮,站直身子率先開口,語氣帶著威脅,氣勢壓人。
 
「囂張?學妹我做了什麼嗎?」水汪汪的眼眸藏著笑意,不是她愛挑釁,只是在這人來人往的下課時間,每個人都睜大眼睛等看好戲,她這個女主角是很樂意配合的,何況她也得確定男主角是誰,否則到時可就錯怪好人了。
 
「自己做了什麼會不知道嗎?別老是往三年級教室跑,學長可是沒有時間跟妳玩遊戲的!」另一名長相普通的女孩站在短髮女孩身邊,語氣尖酸連帶著表情也令人嫌惡。
 
「三年級?」一聽到這些話,江芬玫馬上知道這次的男主角了,只是沒想到這麼快就找上門。
 
「都上課了,你們還在外面做什麼?」迎面走來上課的老師很是時候的將他們的對話打斷,留下後續發展的可能性。
 
那群三年級離開時,那短髮女子的眼仍不甘願的尖銳地瞪著江芬玫。
 
※※※
 
「所以妳就跑來這了?」杜楟伶聽完江芬玫的轉述,沒什麼特別的表情變化,對於這種事,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了。
 
「這裡是最安全的,不是嗎?」那自信的笑容頓時吸引住練習場中其他男同學的目光,她向來是人們注目對象。
 
「是這樣嗎?等一下教練來了就會跟著一堆花痴喔。」杜楟伶臉上是明顯的不屑,那群女學生可真是現實,就只因為贏了她,有必要搞得那麼崇高、偉大嗎?
 
「再醜的人都可以看習慣了,何況他長得又不醜,身高夠高又年輕,他的功績當然就被放大啦!」看出杜楟伶臉上的不以為然,江芬玫好心的安慰她,平撫她上次難忘的失敗經驗。
 
「妳這算哪們子的解釋,一點安慰效果都沒有!」睨了江芬玫一眼,杜楟伶結束休息繼續練習。
 
離放學時間還有一段距離,江芬玫就這樣等著等著,不知不覺便在練習場旁睡著了。
 
接著是從遠方傳來的蹧雜聲,然後是有人搖晃她。
 
杜楟伶不太高興的臉出現在她眼前。
 
「回去吧!我今天練習夠了!」杜楟伶的聲音有一絲冷硬,顯示她心情不佳。
 
「放學了?」環顧四周,來了許多女學生,整個練習場比起之前熱鬧非常。
 
「亂成這樣,我沒心情了。」迅速將背包整理好,杜楟伶不喜歡這種吵雜的環境,那些醉翁之意的觀看者惹得她心浮氣躁,總之就是不喜歡,沒有任何理由。
 
「也好,早一點回去吧!免得我成為校園暴力的受害者。」
 
兩人就在一切鬧哄哄中安靜離去,直到一切再度就緒,眾人才發現重要的杜楟伶已經消失了。
 
「妳討厭何夏?」兩人以散步的速率走向公車站,正值下課時間的人潮可以想見,因此兩人也不急著跟一群人擠沙丁魚。
 
「說不上討厭,只是不喜歡。」
 
「因為他贏妳?不是這個原因吧!」
 
「沒有什麼原因,只是不想太靠近他。」杜楟伶對於何夏這個話題似乎不想繼續,她向來不會在背後道人是非。
 
「不過我還是很好奇,妳很少對一個人表示厭惡…」知道杜楟伶不會繼續回答,江芬玫只好識相的結束發問。
 
「與其好奇這種事,妳還是好奇妳的校園暴力事件會怎麼發展。」杜楟伶反倒關心這個,有些時候有些事總是難以預料。
 
「我不怕啊!跆拳道的冠軍就在我身邊,我害怕的話不就太看不起妳了?」江芬玫親暱地勾住杜楟伶的手臂,確實是十分信任她。
 
「好像把我當成保鑣…」
 
「身兼二職有什麼關係嘛!」
 
兩人一路繼續笑鬧著,但江芬玫的問題也讓杜楟伶自問,她的心中似乎是有種陌生的感觸,她自己也無法解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